奶茶免费小说女生版app安卓版
奶茶免费小说女生版app安卓版

奶茶免费小说女生版app安卓版

“跟班的一年级,帮选手们拿一下包。”

除了主力的十八个人以外,几个有潜力的一年级,也混在了大巴车里。

片冈监督和教练们,显然并没有放弃他们,用这样的方式来进行培养。

虽然说,让他们上场比赛的培养效果会更好一些。但上场的名额有限,片冈监督和教练们不可能把所有有潜力的一年级选手,都安排在18个人的大名单里。

所以只能退而求其次,给几个一年级选手安排了跟班的名额。

他们可以跟参加甲子园的选手朝夕相处,自然也是能够得到一些收获的。

被选出来的一年级,总共有四个人。有两个是泽村荣纯之前的小学弟,也就是跟他一个寝室的东条以及金丸。

三人都是松方少棒出身,两人也跟着张寒沾了光,他们所受到的关注比其他的一年级选手,明显要多得多。

就好比这一次,两人都被破格提拔,跟着一军一块坐大巴车前往酒店。

同吃同睡……

虽然没有办法一块参加比赛,但是能在朝夕相处的过程中见识到学长们在比赛之前怎么做准备,如果他们细心体会的话,也能有不小的收获。

至于说另外两个一年级,处境就没有他们两个这么好了。

空气感清新美女牛仔裙居家日系亮丽写真

他们两个被提拔的时候,兴奋的表情基本上掩盖不了。

这个时候能够被片冈监督和教练组特别照顾,基本上也就意味着,等到新球队组建的那一天,他们被提拔进一军,是板上钉钉了。

尽管两个小家伙对于自己的实力非常的自信,他们相信等新球队组建的时候,肯定有属于自己的一席之地。

但是这个消息能够提前确定下来,还是让他们非常的开心。

至于另外两个新人,情况跟他们截然不同,两个人原本都是一军的选手,因为名额限制的原因,所以没有办法跟着一块参加甲子园的比赛。

这个时候更是从正式的选手,沦为了球队主力选手的跟班。

心情复杂是肯定的。

即便是三年级的学长们,也不忍心在这两个伤心的小学弟心口上再捅刀子。

基本上不会吩咐他们做什么。

可是太田部长就顾不了那么多了,为了把这4个人招揽进队伍,他们可是专门订了酒店的房间,并掏了伙食费。

如果不让这4个家伙干点儿什么,学校那里也交代不过去。

好在降谷晓和神宫寺,经历了一开始的伤心之后,很快就平复了下来。

扪心自问,相比于留在一军队伍里的另外两个小伙伴? 他们在比赛中的表现确实是差了一点。

现在沦落为球队的跟班? 也没什么好抱怨的,只能愿赌服输。

不过球队如此开明的政策? 也让两个小家伙看到了希望? 等到以后自己在比赛中的表现好了。

王牌主力的位置,还会远吗?

降谷晓拿起泽村荣纯和张寒的包? 就要往大巴车上放。

张寒十分惊讶的看了小家伙一眼,神宫寺还好一些? 人情世故这些东西都玩得很好。

但是降谷晓就不一样了? 张寒原本以为这个家伙会选择留下来自己加练的,没想到也会跟着队伍一块出发。

并且还表现的这么积极。

“这个不爱说话的闷葫芦学弟,搞不好再憋什么大招呢?”

张寒有理由这么怀疑。

就在降谷晓准备搬着包上车的时候,泽村荣纯一把把包抢了过来。

不仅把他自己的抢了过去? 就连张寒的包也抢了过去。

“我自己来!”

这家伙倔强的? 自己一个人背着四个包,爬上了大巴车。

他的行动看起来有点狼狈,但又透着一股不服输的劲。

最近这一段时间,球队里私底下有不少的议论。虽然泽村荣纯和小凑春市的表现更好一点,但要说的潜力? 以及未来的可能性。

被淘汰的两个一年级,说不定更有培养的价值。

毕竟一个是从国中时代就已经名闻国的明星选手? 另外一个也能投出150公里以上的彪悍直球。

这两个人的未来,有很多人是非常看好的。

相比之下? 泽村荣纯和小凑春市的表现虽然好,可是展现出来的潜力? 似乎并没有那两个人那么高。

这种闲言碎语? 泽村荣纯也听到了耳朵里。

他并不会因为这一次的胜利就骄傲自满? 也不会因为这一次他留下的降谷晓没有留下,就小看降谷晓。

他在这个时候主动帮着搬包,就是用实际行动来告诉降谷晓,或者应该说告诉在场的所有人。

他们还是站在一个起跑线上的竞争对手。

“这两个小家伙同时在一个球队里,说不定反而是一件好事呢。”

能够彼此竞争,又能够朝夕相处……

这样的竞争对手,战斗伙伴,那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。

张寒非常感慨地嘀咕了一句。

在他身后,御幸一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走了过来。

“肯定是幸运啊!毕竟其他有天分的选手,很难选择在一个球队里。”

像降谷晓和泽村荣纯这样的情况,还真的是非常罕见。

“你走路没有声的吗?不知道人吓人,容易吓死人?”

张寒非常不满地回头瞪了御幸一眼。

这个家伙,现在越来越神出鬼没了。

按说他也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明星选手,走到哪里即便不是被光环笼罩,也是绝对的核心。

但奇怪的是,他的周围很少有什么人。

这一点跟张寒完相反,张寒的周围,从来就没有断过人。

“这家伙嘴巴那么毒,谁会愿意靠近他呀?”

仓持走了过来,笑着说道。

只要是能够怼御幸,这家伙是绝对不会错过的。

“快上车吧!”

十几个人的行李包,一人一个。

五个新生一会就搬上了车。

小凑春市看到几个一年级的同学这么积极,也想上前帮忙的。

可是还没等他插手,那五个人一人两个包,四个包的,就把所有的行李给搬上车了。

他只能搬一个寂寞。

降谷晓的行李包被抢了以后,同样拿了四个行李包上去,结果因为他的身材比泽村荣纯大一点,愣是卡了一会。

“不服输的家伙!”

看到这一幕的青道小伙伴们,一个个乐不可支。

能够看到两个一年级的天才投手,能够在这种氛围下竞争,他们还是很开心的。

只要他们能够互相促进,青道高中棒球队即便是到了后年,依然会有很强的战斗力。

至于说明年,三年级的学长们从来没有担心过。不说其他人,光是有张寒和御幸两个,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战斗力就不会逊色到哪里去。

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,跟他们刚刚加入球队时的情况已经截然不同了。

那个时候他们这一届被称为欠收年,也就是最没有希望的一届。

但是现在的青道高中棒球队,不仅三年级的选手们展现出了不俗的战斗力,就连之后的二年级一年级选手。

也都是芝麻开花节节高的水平。

这种后继有人的感觉,让青道高中棒球队的三年级选手们无比的安心。

这样一来,他们就能够心无旁骛的,跟青道高中棒球队之后即将遇到的那些对手战斗了。

坐上大巴车,前往兵库县。

这一段的路程,足足有四百多公里,差不多要六个多小时。

小伙伴们或是闭目养神,或是拿出手机刷手机,或是跟周围的小伙伴们一块聊天,表现得都很安逸。

对于接下来即将开始的甲子园比赛,要说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心里一点都不担心,那肯定是骗人的。

但是他们对于自己的实力,有着充足的自信。

有了之前关东大会和这一届东京夏季大赛的经验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这一届的小伙伴们对于自身的实力,有着非常清楚的认识。

不管接下来他们在甲子园的赛场上,遇到的是哪一支队伍,他们都有信心跟对方战斗,并有足够的信心拿下最后的胜利。

现在让他们感觉挂心的,就只有一件事,那就是甲子园的分组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也不奢望,分到一个是弱队的小组,考虑到能够打进甲子园的,根本就不可能有太多的弱队。

这种想法无异于痴人说梦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,当然不会做这样的美梦。

只要能够正常分组就好,哪怕不是正常分组,分的组稍微残酷一点,他们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但是地狱分组的话,那就是另外一个概念了。

接连碰到国最顶级的豪门,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对于自身的实力,有着非常强大的自信。

他们心里还是打鼓。

考虑到甲子园比赛的残酷程度,一旦真的接连碰到国最顶级的豪门。

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,恐怕都不得不举白旗投降。

那种情况,不是他们想应付就能够应付得了的。

“分组出来了!”

大巴车上原本安静的小伙伴,眼神一个个都明亮了起来。

不管原本在干什么,这个时候他们所有的注意力都盯在自己的手机上。

“怎么会这样?”

坐在大巴车前方的太田部长,手中的水杯直接掉落在了地上,顺着大巴车中间的过道往前滚了好几米。

小伙伴们的脸色,也好看不到哪里去。

显然他们也没有预料到,甲子园的主办方竟然会做出如此可恶的安排。

“揭幕战嘛!”

落合教练捏着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,苦笑了一下。

一共四十多支球队参赛,第一轮有不少的球队都会轮空。

这也就意味着到二轮抽签之前,很多球队只需要打两场比赛就可以了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打揭幕战,就必须要打满足足三场。这也就意味着,如果他们想要走到最后,那么在接下来的两个星期里,需要打满足足6场比赛。

当然这还不是最可恶的。

最可恶的是作为揭幕战的两支队伍,基本就不可能是完抽签选出来的。

考虑到比赛的精彩程度,双方的实力要差不多才行,最起码也要看起来差不多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可是关东大会的冠军,并且淘汰了春季甲子园的霸主。

即便是放眼国,能够跟他们相提并论的球队,掰着手指头都能够数得出来。

反而是球队的副部长高岛礼,对于这个情况好像早有预料一般。

“作为风头最劲的球队,我们被安排在揭幕战基本上是可以预料的。”

甲子园的主办方也是需要话题的。

作为第1场比赛,第1场直播的两支队伍,肯定要挑那种话题最多的队伍。

要说最近这半年来,哪一支球队的名头最响亮,那肯定是之前在春季甲子园赛场上称霸了国的稻城实业。

但是现在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已经淘汰了,他们都没有办法参加甲子园,就更加不可能打揭幕战了。

青道高中棒球队刚好就填补这个空缺,不仅填补了这个空缺,青道高中棒球队本身的话题性,也不见得比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差多少。

把他们安排在第一场,从某种程度上来说,也是非常合适的。

西东京的地区大赛结束以后,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教练们,就有过这样的大胆预测。

这一点太田部长也知道,只不过猜测是一回事,真正面对的时候他还是有些接受不了。

“只是没想到对手会是中京!”

中京大中京!

历史上曾经获得了4次甲子园的冠军,最近的一次在四年前,国最顶级的豪门之一。

这是一个能够配得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球队。

只不过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,在看到了这个球队的名字以后,无论如何也开心不起来。

“这个球队很强吗?”

泽村无愧于自己棒球小白的名号,刚刚一开口,就把青道高中棒球队的所有小伙伴儿都给问懵了。

如果单就知名度而言,对方的名气还在青道高中棒球队之上。

你说对方的实力强不强?

“这么跟你说吧,有多强我们不知道,但基本上不会比稻城和市大三弱到哪里去。”

这个答案,让泽村荣纯一下子闭上了嘴巴。

虽然他对中京大中京,一点儿都不熟悉。但是他对另外两个队伍,那可是熟悉得不得了。

即便是青道高中棒球队,即便是那些实力强大的三年级学长们。

在跟这两支队伍比赛的时候,也不敢拍着胸脯说自己一定能够拿下最后的胜利。

尤其是他们最后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打的那一场,青道差一点儿就输了。

甲子园第一轮比赛,就碰到了这样一支队伍,岂不是相当于在地区大赛的时候,第1轮就碰到了稻城实业?

那可太恐怖了……

就连泽村荣纯都预感到这件事,有多么的难缠。

更不用说青道高中棒球队其他的小伙伴儿了。

“有对方的资料吗?比赛录像。”

“比赛录像网上就有,他们参加了春季甲子园,止步八强。”

春甲八强级别的对手。

不管从哪个角度上来分析,这支队伍带给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威胁,都大得吓人。

克里斯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一个笔记本,用笔写字的那种笔记本。

“对方的监督,名字叫做大岛,四十三岁,年富力强,被称为京都第一监督。担任监督15年来,先后十七次带领球队打进甲子园,被称为京都霸主。”

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儿们,心里不自觉的就蒙上了一层阴影。

对方这资料,他们怎么越听越感觉无比熟悉呢。

“那岂不是说对方就是京都的稻城?”

伊佐敷纯不满的说道。

跟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的那一场比赛,一直到现在都让他记忆犹新。

如果不是张寒的两支本垒打,那场比赛青道高中棒球队说不定就输了。

原本他们以为这个噩梦已经过去,之后遇到的对手怎么也不可能比得上稻城。

没想到突然间就冒出了一个类似于稻城的队伍。

“你这个说法没什么问题,不过之前人们更愿意称呼稻城为东京的中京大中京。”

也就是今年,稻城实业高中棒球队,顺利的拿下了春季甲子园的冠军。

这个说法才有了改变。

“这就是甲子园,从来就没有任何的弱者。”

“他们球队的王牌,该不会也跟成宫鸣一样吧?”

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不愿意这么想,可是又克制不住自己这么想。

既然已经这么想了,也就不再躲躲藏藏,直接把心里的疑问提了出来。

克里斯得脸上,露出一丝笑容。

“成宫鸣那种怪物,哪有那么容易出现?对方是一个擅长控球的投手,可以把球投到各个角落,而且能够使用好几种变化球。这么说吧,应该算是一个加强了两个档次的川上。”

加强了两个档次的川上。

虽然对手不是成宫鸣这个级别,但青道高中棒球队的小伙伴们也依然没有放松下来。

川上的实力,他们还是非常认可的。

对方好像加强了两个档次的川上,想要从他手里拿下分数,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。

……

 #